Mitani.yuki19

文废手残画渣,冷圈教徒宅家,上班吃土也罢,边缘人在天涯。

⭕️软体已废……🔫请叫我红色死亡左轮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脑洞开始不由分说占据内存,以下指令无法停止运转概不负责:

时间&地点:白夜追凶第二季杀青,最后一幕戏现场。

事情起因:原本是王老师和潘老师白夜追凶第二季最后一幕的对手戏,演完大家就可以庆祝杀青了,谁知中间出了岔子,命运之门……啊不,时空之门就此开启~(开启你妹啊!一个穿越搞什么玄学?)

“潘老师!小心后面!”本来按戏份两人逐渐各自走远,结果正要转身的王老师突然一声大喊差点儿没把导演王伟从椅子上震下来。潘老师还沉浸在戏里,甚至正想提醒这句话不是下句台词。然后后脑勺就被道具架子砸了个正着儿,眼前一黑时他还想,要是反应再快些该多好,不过庆幸一下不是砸到脸。(喂!不要这么迟钝啊潘老师!!!砸到头还值得庆幸毛线啊!应该担心性命啊!!!)然后潘老师晕晕乎乎的摔倒在速奔回来的王老师怀里,耳边嘈杂的喊声渐渐变成单一的嗡鸣声,再到意识飘忽好想睡~

然后是这边厢~

关宏宇替哥入狱,关宏峰再次转移,周巡得到韩彬的消息,已得知关宏峰新的藏身地址,在津港西城某旧小区。

晚上加班的周巡正在分析案情打算怎么和关宏宇演一出将计就计来破局呢,就接到紧急通知处理西城恶性纵火引起的爆炸事件。好巧不巧连环爆炸炸掉了西城一处供电系统,导致大面积停电。其中关宏峰所在的旧小区就在停电范围内。

周巡一边加快部署一边驱车赶到事发地,解决主要问题后心急火燎的赶去关宏峰的住所。

嗯~~

我们的潘老师在黑暗中翻了个身,然后觉得身体好冷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地板上,屋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摸索了半天抓到个手机,想给助理打电话结果发现这个手机不是自己的。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潘老师淡定的坐在床上回想并推理:1.他被砸到头晕倒了;2.有可能医生没来这么快他先被大家安置在房间里等待;3.可能医生看过后发现自己没有生命危险于是助理把他接到酒店休息了;

那么疑问来了:1.这房间一点也不像酒店宾馆啊?2.自己的手机哪去了?3.怎么都没有人来看自己?

突然房门被一脚踹开了,吓了小潘老师一跳,晃至眼前的是应急灯照过来的刺眼光芒。

“老关!!!你没事吧?!”

“呃,我没事,就是找不到手机了。”(泷正大概还没出戏呢,叫顺口了吧小潘老师一本正经地替人解围。)

“还说没事,你就别硬挺了,现在这片小区都停电,一时半会儿抢修不上,赶紧跟我走。”周巡不由分说拉起人拿上外套就走。

等到把人安置好时,周巡才发现了问题,一般老关不会这么听话的,而且屋里漆黑一片老关居然黑暗恐惧症没有发作。两人一对上眼就更有问题了,这懵懵懂懂柔软呆萌的表情和眼神是怎么回事?!!!感觉此时往老关手里塞一把竹子他就可以去动物园的熊猫馆了。心下一想周巡火冒三丈,“关宏宇你这小子不地道啊!你又给换出来搞个屁啊!!!还想不想破局结案啊?!!!再说你哥那样的要在牢里还不给他扒层皮??”

成功承受住周巡大嗓门的小潘老师努力回想,突然开窍:“哦,泷正你说的这是第2场的第16镜次的台词吧!”

然后小潘老师抬起头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泷正童鞋貌似比以前高了~

“什么泷正???什么台词???你不是关宏宇???”难道老关他黑暗恐惧症状发作导致神经错乱间歇性失忆了??周巡皱紧眉头的想。

于是周巡做了一件平时从来不敢做的事,抱头,捧脸,近距离盯着对方的双眼:“老关,来看着我,你能不能想起来我是谁?”

“唔嗯,能,里是泷正啊~”

 

我是不负责任的TBC


评论(2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