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ani.yuki19

文废手残画渣,冷圈教徒宅家,上班吃土也罢,边缘人在天涯。

⭕️软体逐渐变硬中……

今天合成的沙雕表情包,900G吃的好饱。

盖文实在是越看越……OOXX△△□□了?

from:【RK900-87xGavinReed】Wonderful U-章三,看完后出的鸡血条图,不知太太能否喜欢 @Rovin-为鹿而生 

在翻车边缘试探……
我已经打码了的说_(:з」▓∠)_

补圈圈

马赛组交作业,简单铺色,RA9在上,原谅一旁沙雕的我。


老福特手机客户端又显示发布未通过,不知网页版能否通过。

抗寒组,升级之后某康日常骚操作

再次跳入大圈的我义无反顾站在了最冷的一角吗?

三天通完动画和漫画。一听到这歌就泪奔。明明过了追热血番的年纪,却被感动得要死。

为什么?
因为,那句——我来了。

Even so……即使如此,还是喜欢

最初的一瞥,是那个不到1.70米的阿根廷少年将巨人的背影留给了全世界。在阿根廷队小组赛开始前,基本上谁都没有想到过。创造奇迹的其实只是一个孩子,那个让人感觉像潘帕斯草原上的清风一样的男孩。

然后时间轰然流走,孩子悄然长大。

之后再见到的梅西,他已经屡建奇功闪耀整个赛季。

那时的他新鲜得像只刚开刃的匕首,锋利光亮,意气风发。

他只热爱着他的足球,突破,射门,在汗水与拼搏中享受生命最灿烂的时光。

但是我知道同样的路,他走得比别人辛苦。

越是了解他多一点,越觉得他的可贵,那颗纯粹的心灵,值得他身边的人保护。


人总归是要长大的,学会世俗,学会虚伪,学会欺骗,学会那些在少年时代认为不好的东西。可梅西的本性就在那儿,即使时光会磨去一些东西,磨去有棱有角的个性,磨去热血与激情,却依然能将美好的本质打磨得更加耀眼夺目。

这个敏感的巨蟹座男孩,心总要走在年纪的前面,因情感、因经历而迅速长大。

很多事情,他只能自己去面对,无人可问,无处安放,无可回避。

我就是这么看着他从一个单纯、可爱、充满爱和年轻的大男孩,成长为一个坚强勇敢可以独当一面担起责任的男人。

他注定要成为世界上的最佳球员,经历最荣耀和最艰苦的时刻,克服最艰辛和最痛苦的困难,战胜最强大和最难缠的对手,带领巴塞罗那走上荣誉的顶峰。

那庄严的欧冠决赛赛场,绚烂华美的诺坎普,它们都承载着毕生珍视的美好记忆。

他认真的踢每一场球,想要用这种方式代替他笨拙的表达。

虽然总有一天,他会累,他也会老,也想放下一切,但是在离开绿茵场之前,还是希望他最终成就一段生如夏花般绚烂的足坛佳话。

 

即便我们谁都明白,当所有希冀被背负到身上的时候,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 …… ……


2010--2018

The memories remain……

Hoping for the best.

But expecting the worst.

 

记忆依稀……

希望有最好的结果。 

却作了最坏的打算。

 

There are gains for all our losses. 

There are balms for all our pain; 

But when youth,the dream,departs

It takes something from our hearts, 

And it never comes again. 

 

我们失去的一切都能得到补偿, 

我们所有的痛苦都能得到安慰; 

可是梦境似的青春一旦消逝, 

它带走了我们心中的某种美好, 

从此一去不复返。 

 

 

我总会想起过去,他什么都不在乎,只是单纯的踢球的时候。

那时候他的梦想只是足球。

我记得在他第一次滑铲争抢中飞溅起来的草皮泥屑;

我记得欧冠决赛后巨大震耳的礼花声和璀灿的火光;

我记得他同队友一起忍受过的客场球迷营造的那嗡嗡震耳嗓音;

我记得六冠王的庆祝大巴经过时,巴塞罗那大街上满是欢叫着的热情市民。

当然也记得,总是显得此一时彼一时的足球媒体……


They said those were legends. 

You are in the legends.

They said those were stories.

You are in the stories.

Were the tears and years engraved on my heart.

He taught us pullulation.

He taught us doughtiness.

He appeared in my  life.

Then he never disappeared.

他们说的那些传奇。

是你。

他们讲的那些故事。

是你。 

那些是铭记在心的眼泪和年华。

他教会我们成长。 

他教会我们坚强。

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永不消逝。  


 


Episode of 26 words【康汉抗寒组】(啥,我这是要凑26字母开头的词语片段吗)

Episode of 26 words    (A-D)

Android

Android,仿生人,以模仿真人为目的制造的机器人。CyberLife设计的仿生人将与人类完美和谐共事。RK-800警用谈判型,编号313 248 317-51,拥有高阶创造与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复杂情绪感受与回应能力,预测他者行动与想法的能力等。可经高速程式计算分析出最佳结果并作出相应选择,是CyberLife目前最为优秀的代表作。

…… ……

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Free了之后Connor就义无返顾+略带私情+爱心(这玩意儿太富余了)作祟的成为某脾气暴躁个性傲娇的副队长私人专署保姆,从吃饭睡觉到刑侦断案不离不弃长伴左右。过去身为谈判专家的良好修养使Connor同志可以拿出应对顽固矿石的耐心来应对同事兼情人Hank各种莽撞出格的行为,但事情也是有两面性的,据知名不具某人士透露的内部八卦消息说,每当Connor的忍耐力到达极限时……就会发生将Hank口中某特别动词具象化的开车事件……


Become

很显然,RK-800虽然有着缜密有序的逻辑模块和灵活无比的身体,但刚下流水线的他,虚拟性格中有着相当的幼稚成分,没有Amanda预想中的那么……那么的听话。
当Amanda对CyberLife的主服务器提出对新个体程序的要求的时候,她是这样说的。
请将新个体程序命名为Connor。
请将这一程序赋予近似人类的善良,聪敏与耐心。
她后来会万分后悔没加上一条,请让他百分百的服从主控AI Amanda的命令。
不过,这样也好,这个新诞生的先进型号,会有着他独一无二的个性。
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遭受更多的考验,见证同伴的生离死别,甚至战火的洗礼,与其让他因此变的冷酷漠然,还不如让他保留这份独特之性。
而且……最后……她一定会控制住他的……

最后,野望大如天网的 Amanda没有想到因持续运作而与汉克产生适应关系的康纳居然能扳回一城,彻底逃离她设置的“死亡藩篱”。

 

Cry

一秒能记录多少东西? 
一个处理器微循环的功夫,一切就结束了。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循环泵的液压监控器开始报警,内部电流开始紊乱,我想要做下一个稳定身体的动作,但是发现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然后我的听觉接收器传来延迟了一秒的声音。是枪击声,旋转的弹头穿透了头部的外防护层,击穿内部结构和线路的声音。

我甚至感觉到自己也中枪了。上个瞬间我在想要挣脱,而这个瞬间我意识到,我死去了。 
那个锈蚀的模糊字体载入我的处理器,视频接受装置开始报警,同时出现许多不稳定的线条以及杂点,最后图像扭曲,一切都转为黑暗。

直到Hank从后面拍着我的肩膀呼唤我的名字。他用那种非常生气的语气喊着我的名字,我并没有及时回应。 我突然觉得情感模块实时处理的信息量有些超负荷。
我再次告诉自己,我没有死,也不会死。我可以记忆转移,我可以在终止运作前把程序上传到模拟生命的主服务器。可是为什么我无能为力,不管是对改变现状还是对我那不受控制的思维过程。

突然,Hank停止了那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咒骂,表情极不自然的指了指我的脸。
我伸出手,感受着从天台方向吹来的风,就好像那个PL600的意识残片能被风带过来似的;当然,我能触摸到的,似乎还有从我眼里留出液体冰凉的温度。

 

Distraction

世道再怎样纷乱,总有些事情一成不变。比方说,每周五下午,底特律警局召开的,平均长达1小时47分52秒的例行会议。

如此漫长的时间,通常Hank会找各种理由翘掉,他连保持安静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安分地坐着,他甚至会叫Connor帮忙找借口溜掉。因此,当Hank发现自己就这么被困在每周例行会议上时——无疑,会觉得无聊的想死。

从会议开始的那一刻算起,现在才过了……40分钟……吗。他耐着性子听完了福特咆哮他迟交结案报告,挪动屁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等着瞧即将上演的长篇大论。

Connor这时已经在前边站好,镇定自若地以一段简短的开场白导入报告正题。玛德他当然不用花太多时间来准备那些报告。对他来讲这不就是一拍脑袋的事儿吗?他在会议上通常的工作就是,分析和汇报有关仿生人近况还有新增加的案件还有管他随便啥的一切,并对提出有效且可行的防范对策……很好,这报告估计短不了了。
Hank靠上身后的椅背,想坐得更舒服点。头枕着双手,十指交叠,凝视着Connor同时将精神集中在过去的几分钟里的论述。任凭流畅的声音冲洗着自己,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倾,手肘置于双膝之上,而此刻Connor的眼神却持续游移在除了他以外随便什么地方。
之后Connor额角上的LED圈黄了一下,他拿着数据板的手顿时紧了紧。他在词与词之间简短地停顿了一下,简短到几乎没人能注意得到。但似乎Hank注意到了……之后,Connor又回归于沉着冷静,继续他的报告。

吱嘎,Hank不自然的拧了拧腰,挪动椅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这回的小动作足以使Connor说到一半时停了几秒,而Hank全然无辜的表情回望他,还换着法儿交叠了一下双腿。

说真的,这可真有效。Connor说话的声音高了2度,同时还掉了数据板。之后,Connor毅然挺直了肩膀,继续陈述他的报告。

决定性的一刻终于到来,“会议结束。”
会议室到处回响着各式各样如释重负的声音,而Hank的视线穿过混乱而吵杂的同事们,局促不安地迎上了Connor的目光,略显僵硬地换了个姿势。他注意Connor目光里面有相当的压抑欲望的成分,还有那出卖内芯的微笑坚持着要把他紧抿的嘴角往上提。

一旦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最后福特队长冷哼一声,无奈地摇摇头,之后便转身离开……

Connor看着他离开,在他身后把门锁上……

“准备好为此付出代价了吗,副队长。”

呃,希望到时候Hank一切安好。


TBC


《梦境异常》的条漫衍生,请原谅我画不好彩图,只能黑白灰_(:з」∠)_,打完稿后才发现居然没看到太太的前文咬戏失策啊失策!!! @|•ω•`)嘎若菌丝

金属色彩铅提色_(:з」∠)_然而断铅严重……小黄对不起_(:з」∠)_

_(:з」∠)_嗷,不知怎么画贾球。